传习录 (三)

爱问:“至善只求诸心,恐于天下事理有不能尽。”
先生曰:“心即理也。天下又有心外之事、心外之理乎?”
爱曰:“如事父之孝,事君之忠,交友之信,治民之仁,其间有许多理在,恐亦不可不察。”

先生叹曰:“此说之蔽久矣,岂一语所能悟:今姑就所问者言之。且如事父不成,去父上求个孝的理;事君不成,去君上求个忠的理;交友、治民不成,去友上、民上求个信与仁的理,都只在此心。心即理也,此心无私欲之蔽,即是天理,不须外面添一分。以此纯乎天理之心,发之事父便是孝,发之事君便是忠,发之交友、治民便是信与仁。只在此心去人欲、存天理上用功便是。”
爱曰:“闻先生如此说,爱已觉有省悟处。但旧说缠于胸中,尚有未脱然者。如事父一事,其间温凊定省之类,有许多节目,不亦须讲求否?”
先生曰:“如何不讲求?只是有个头脑,只是就此心去人欲、存天理上讲求。就如讲求冬温,也只是要尽此心之孝,恐怕有一毫人欲闲杂;讲求夏凊,也只是要尽此心之孝,恐怕有一毫人欲闲杂,只是讲求得此心。此心若无人欲,纯是天理,是个诚于孝亲的心,冬时自然思量父母的寒,便自要去求个温的道理,夏时自然思量父母的热,便自要去求个凊的道理,这都是那诚孝的心发出来的条件。却是须有这诚孝的心,然后有这条件发出来。譬之树木,这诚孝的心便是根,许多条件便是枝叶,须先有根,然后有枝叶,不是先寻了枝叶,然后去种根。《礼记》言:‘孝子之有深爱者,必有和气,有和气者,必有愉色,有愉色者,必有婉容。’须是有个深爱做根,便自然如此。”


这部分呢,没什么特别难的古文,基本上都能看懂,这段也是对应徐爱序中的那句话,

爱始闻而骇,既而疑,已而殚精竭思,参互错综,以质于先生。

所以,这就是徐爱对阳明先生的说法进行质询的记录,问了什么呢?


徐爱问:如果至善这件事只从我的心里去寻找,我觉得恐怕天下事理不能全部都包括。
先生说:心就是理,天下又有心外之事,心外之物乎?
这里徐爱觉得先生说的不清楚,所以就举了一个例子:比如我孝顺父亲,忠于君主,对朋友讲信用,对于人民仁德,这其中就有许多的理啊,恐怕我不能不去学学吧。
先生叹了口气,和徐爱说:这说法吧,已经蒙蔽人们很久了啊,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你也明白不了,我今天先说说你问的这个事情。比如啊,你孝顺父亲没做好,难道你要去问问你爸爸孝顺的道理?为君主做事,你难道还要问问你的老大?和朋友,和人民,你还要问问他们该怎么办么?其实都在你心上。心就是理啊,此心无私欲的蒙蔽,就是天理,不用去问别人也不用去身外求。用这个纯净的符合天理的心,发到对父母这件事情上就是孝顺啊,发到对待君主就是忠诚啊,发到交友、治民就是诚信和仁德。只是在存养天理,去除人欲上面用功就是了。
徐爱听到这里说:听先生这么说,我已经觉得有些明白了,但是还是有之前的学说在心里,还没有完全的释然。比如孝顺的事情,其中还有很多“节目”,我需不需要去做啊?
先生说:为什么不做这些事情呢?只是要有正确的思路,正确的主次关系,然后按照心体上去人欲,存天理的标准去做。比如你要讲求冬温,也只是要穷尽自己的孝心,生怕有一丝一毫的人欲掺杂在其中;如果讲求夏凊,也只是尽自己的孝心。你的心体没有人欲的杂扰,都是天理本性使然,心体是个想要去孝顺父母的心,冬天的时候你冷,你自然会想到你父母的是否也会觉得寒冷,便自然要去找个让他们暖和起来的办法,夏天的时候自然会思量父母会不会觉得热,自然要找让他们凉快的办法,这都是你诚孝的心体生发出来的条件。但是你必须得先有诚孝的心体,才会有这条件促成你的动作和行为。又比如树木,诚孝的心体便是树根,许多的条件就是树枝,必须先有树根,树根长成了,才会有枝叶茂盛,不是先有的枝叶,然后在去栽种树根。礼记说:‘孝子孝子之有深爱者,必有和气,有和气者,必有愉色,有愉色者,必有婉容。’须是有个深爱做根(做前提),便自然如此。

孝子将祭,虑事不可以不豫;比时具物,不可以不备;虚中以治之。宫室既修,墙屋既设,百物既备,夫妇齐戒沐浴,盛服奉承而进之,洞洞乎,属属乎,如弗胜,如将失之,其孝敬之心至也与!荐其荐俎,序其礼乐,备其百官,奉承而进之。于是谕其志意,以其恍惚以与神明交,庶或飨之。「庶或飨之」,孝子之志也。孝子之祭也,尽其悫而悫焉,尽其信而信焉,尽其敬而敬焉,尽其礼而不过失焉。进退必敬,如亲听命,则或使之也。孝子之祭,可知也,其立之也敬以诎,其进之也敬以愉,其荐之也敬以欲;退而立,如将受命;已彻而退,敬齐之色不绝于面。孝子之祭也,立而不诎,固也;进而不愉,疏也;荐而不欲,不爱也;退立而不如受命,敖也;已彻而退,无敬齐之色,而忘本也。如是而祭,失之矣。孝子之有深爱者,必有和气;有和气者,必有愉色;有愉色者,必有婉容。 孝子如执玉,如奉盈,洞洞属属然,如弗胜,如将失之。严威俨恪,非所以事亲也,成人之道也。


这部分内容其实是传习录也是阳明心学的核心,主要是讲先生的心即理的理论。
王阳明提到的心即理,是心学的核心,心外无理,心外无事,心外无物,说的其实不是唯心主义,说的是这个世界上的事事物物,只有和我心发生的关系的事物,联系到我心体的事物,才是理之所在。因为心体的澄明,才会引导我的行为有正确的方向。
通篇说了一件事,做任何的事情,不管是孝顺父母还是进行日常的行为,我们行为的主导者是心体,因为心体明了了这件事,才会知道这件事怎么做才正确,会不会出错呢? 答案是会的 ,为什么会出错,因为心体被私欲蒙蔽,所以才会有不孝顺,不好的行动,或者没有行动。

文章目录
  1. 1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