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习录 (二)

爱问:“‘知止而后有定’,朱子以为‘事事物物皆有定理’,似与先生之说相戾”。先生曰:“于事事物物上求至善,却是义外也。至善是心之本体。只是明明德到至精至一处便是。然亦未尝离却事物。本注所谓‘尽夫天理之极,而无一毫人欲之私’者,得之”。


徐爱问“知止而后有定”如何理解。朱熹认为“事事物物皆有定理”,徐爱觉得和先生的说法是相反的。先生回答:在事事物物上求至善,是义外了。至善是我们心之本体,只需要我们自己磨练到融会贯通的时候就是至善了,也并没有离开事事物物,但是事物只是我们求至善的参照,不是求至善的终点。

首先先看看大学说了什么:

大学之道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 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 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,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

我对这段话的理解是这样:大学的道理在于寻找和磨炼自己的品格,在于亲近他人接触交流,最后修正自己到最佳的那个状态。当了解了事事物物(知止)之后自己的内心才会有安定(定),内心安定(定)之后才会遇事物时平静(静),内心平静(静)才会知道事物是在认知范围内的(安),掌握全部状况(安)才能有正确的思虑(虑),正确的思虑(虑)最后会得到正确的结果(得),所得也就是至善。

阳明先生说,止于至善,重点不是在事事物物上,重点是我们的心之本体上,事事物物只是我们心体的一种外在表现,或者说外在联系。随着心之本体的不断磨练(明明德),就越接近至善(至精至一处),但是也不会脱离事物而独立存在。本注所说的“明白所有天理的规律,而没有一点人心的私欲”的人,才能做到。

最近算是重温了诸葛亮六出祁山的这段故事,也算是给了我新的启发。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司马懿没有诸葛亮聪明,但是我用另一种角度来理解,诸葛亮比司马懿更接近大学所说的至善,因为事事物物都要经过诸葛亮来决断,任何事情都逃不过诸葛亮的认知,他经历的事事物物更多,思虑更加全面,看待问题也更加透彻。司马懿不是不聪明,而是思虑深度和广度不够,在战场上将对方认知的越透彻就越容易掌控战局,总是比诸葛亮少看一步,因此才有所不如,但是由于政治的斗争经历很多,导致在政治范围我觉得司马懿更强。

不是 事事物物皆有定理 ,而是物有本末,事有始终, 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最后还是要落在“知”上啊。

文章目录
  1. 1.